一只鸽子咕咕咕

嗯这Cocoa(也可以叫热可可或者可可)


嗯厨五格,凹凸淡圈


主吃杰佣,黑白,裘医嘉金,瑞金


副吃社园,医园医


天雷杰园


欠债偷懒中


看到我请催我还债





人很好欢迎扩列
QQ2598220879

【咎安】别看了还是刀子

ooc有

没有后续

还债(1/3)

下文是刀子




“必安哥,我来看你了。”范无咎身影逐渐走向一块墓碑面前放下花束。随后,又单膝跪下,把一枚戒指放在花束旁,然后又摸了摸墓碑,淡笑着。

“呐谢必安,你当初不是答应我要和我一辈子都在一起的么……你怎么反悔了……”范无咎的声音逐渐颤抖。

“必安,那天你不是要嘱咐我一定要呆着别出来吗……对不起,我没有听你的话……”范无咎摸着墓碑的手也逐渐颤抖。

“呐必安哥,无咎会认真听你的话……不会再乱跑了……所以……”范无咎擦了擦已经落下的两行清泪,看向墓碑“所以……谢必安你回来好不好……我想你了……”手,无力的滑了下来。


“那无咎,你说好的哦,一定会乖乖听话的对吧。”


这时,范无咎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幻听了,就算这是幻听,他也希望自己能一辈子这样幻听下去,因为他――

听到了谢必安的声音。


范无咎是又惊又喜,赶紧站起来擦干眼泪不让谢必安看到自己这副狼狈的样子。

当他转过身时,什么都没有看到。


但是

他感觉到了谢必安轻轻拥抱着他的感觉,然后消失了……

范无咎把手放在心口,呐呐道:


“果然……”


“还是幻觉吗”


发一下没写完的咎安刀子,感jioOOC严重了(小声)
告诉我没有人催我写的对吧!
(其实这篇刀子有两个版本)
好的发完就跑(别想了我不可能发开头)

【咎安】不知道该取什么名字

是咎安哦
ooc预警
雷者左上角离开
在逃债的边缘中试探……
话不多说请看下文~


明天,就是谢必安和范无咎结婚的日子了。
可是,就在今天,谢必安偶然发现范无咎和一个女孩在一起了。
谢必安瞪大了眼睛,满脸不相信的看着范无咎,范无咎也手忙脚乱的想要和谢必安解释。
“必安,你听我解释,不是你想的那样……我……”
只见谢必安慢慢调整了情绪后,对着范无咎扯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。
“没关系的无咎,这是无咎的爱情,由无咎自己决定。”
谢必安忍着泪,笑着对范无咎说出了这段话,然后转身走了。
就在谢必安转身的那一瞬间,范无咎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眼花了,他那温柔贤惠,坚强的哥哥,就算他自己被打了也不会哭的哥哥,居然流下了泪水。
望着谢必安的背影,范无咎想追上去,可发现自己动不了,只能看着谢必安的身影,慢慢,消失……

第二天,是一个结婚的日子。
新郎没有变,还是范无咎。可是新娘,并不是谢必安,而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。
当婚礼结束时,女子催促着范无咎赶紧走,但是范无咎像是没有听到似的,疯了似的快速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。
就在人快要走光时,两双眸对视了。
女子依旧催促着范无咎,而范无咎像是被钉在了原地,动也动不了。他只能默默的看着谢必安向他走来。
啊,眼尾红了,必安肯定是哭了吧……
范无咎这么想着。看着谢必安逐渐靠近的身影,范无咎以为他亲爱的哥哥会把他抢回来。
但是……
“怎么了无咎?快走啊,人家都等急了呢。我今天,很开心哦。”
谢必安的笑,与说的话让范无咎不禁心痛了起来。
这些都是意料之外的事……范无咎根本没有想到谢必安会这么说……
最后,他还是走了。
透过窗看着谢必安逐渐离去的身影,范无咎已经心痛得什么话也说不出了……

挂鱼

@标准咸鱼一只 她,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咸鱼。她的真实身份就是魔鬼鱼。
我要挂她!
太魔鬼了!
@标准咸鱼一只 总有一天,我这是鸽子一定会炖了你这条魔鬼鱼的!

这条咸鱼的特征:
写文好
画画好
脑洞鬼畜
魔性
魔鬼
等奇葩的特征。

最后我想说一句
这条魔鬼鱼怎么做最好吃呢,裹上鸡蛋液撒上面包糠,扔进锅里炸至两面金黄,隔壁的鸢子都馋哭了。

或者做成烤串也好吃?

@标准咸鱼一只 来呀!互相伤害呀!我这只鸽子今天一定吃了你这咸鱼!!!

兄弟,不来一串吗 @鸢鸢鸢鸢鸢鸢子、

在最后一天的时候画了柳梢太太的人设(应该吧),我为什么会忘了把草稿擦掉!!

旁边那个猥琐的就是我(pia)

我很不要脸的艾特太太画我这个手残党画的渣……
@月上柳梢

我错了(pia)

占tag致歉!!

这里是第五幼儿园!欢迎大家来玩!
在那里不用太拘束当自己家就好!
所有要说的都在公告里了!
这里主要聊的是杰佣和咎安(黑白)!
(小声说一句也可以聊游戏)
欢迎大家来玩!!

最后再说一次占tag致歉!!!

我在画什么,这个红蝶感觉已经被我毁了(躺尸)感谢lof的滤镜把草稿几乎消灭(pia)

【杰佣】名字?不存在的!

杰佣(取名废)
ooc有
奈布第一人称
这是什么我不知道



我觉得自己忘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。

我叫奈布.萨贝达,在一个庄园里。大家都很友善,监管者也是,估计只有在比赛的时候监管者才可怕的吧……

有一次,医生艾米丽过来问了我一句话:“奈布,你还记得我吗?”我当然记得,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问这个。“那你记得他吗”艾米丽拿出了一张我和一个男人的合照。那个男人笑得跟宠溺。我问艾米丽他是谁,艾米丽没有告诉我。

我没有在意那么多,看那个体型肯定是一个监管者,所以我觉得在比赛里肯定见得到。

比赛中,现在只剩我一个人了,我在找地窟,可突然被雾刃给击倒了。

当我觉得要被吊起来放到椅子上后,我落入到的却是一个温暖的拥抱,我抬头看到了那个监管者,可当我要说什么的时候,他已经把我扔进了地窟。

我在庄园里寻找着,我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。

最后,我在玫瑰园里找到了他。

他好像很意外,慢慢向我走来,蹲下抱住了我,轻轻叫了我的名字,还说了对不起。

我不明白,问清了后我才知道,我失忆了啊。

他说:“我不管你是不是失忆,你还是我的小奈布,只要你在就好。”

我不知道他的名字,可我感觉很温暖,所以我问了他:

“你的名字是?”

等等,幸福来的太突然,老师你为什么会点,是不是手滑的才点到的(震金)(试图艾特老师表白一下) @邏輯潰減